麻豆传媒操嫂子逼有声小说


她并不是那种**脑子的人,而要想光明正大的给两人制造接触的机会。那就必须把这保安经理做踏实了。只要自己坐实了保安经理这一块,那颜春接触自己的机会比谁都多,而且还会自己来跟自己汇报工作。

就现在这种情况,自己让**有什么事请示一下人事,**也就是个班长,而且这俩班长都是有几*资历的老班长。她也不好就换人家。她必须名正言顺让颜春有威望。

看了看站着的几个人:“我想升一名队长,而这名队长也就是管理两个班,他也就是一直上白班的,你们给个建议要怎么样你们才能服那个队长的人选?”

“我们是做保安的,当然是要有一定的实力,就比如力气大,会几手。”说这话的不是别人,正是老唐,老唐也是个五十五六的人,儿子都在附近厂上班,这也就是个直爽的人,但那么大*纪倒也不会想那么多。他的话倒是得到别人的赞同。

“我就觉得这个提议很好的,大家要做的是保护商铺的财产生命安,这是个好的想法,还有**别的不同意见?”说这话时眼睛快速的掠过了颜春。

刘明倒是很会做人:“我看不如直接在两名班长里面选一个,而我们再选一个班长不就昨了。”这话倒是让**跟对班的周民心里满意。

方玉珍点了点头:“这算是第二条建议,还有**不同意见,我这里要求的是工作认真负责,”

“有***纪上的限制?”光头*纪只比颜春大三岁,最是希望自己能当上队长,再不济事就班长也要比自己现在要强大。

“就是不能超过四十五岁。”

听了方玉珍的话,光头脸上出现了少有的笑意,就这个条件。自己这个班也就是三四个人跟自己争了。

“那还有什么其他要求吗?比如说学历,或者资历。这都是很重要的,还另2外一个就是**,。并**多大要求,”光头竟然脸上有了笑意,这好像就是冲他来的。要是能天天接近这美女经理,也是人生一大快事。

“那有**规定是什么人吗?”

清新雪景下的绝美纯白少女

“**,所有的保安都可以参于,我们这里面临着的是有可能跟那些术不正的不法份子,我一直认为要找一位有胆当敢于担当的保安队长,所以我想在你们当中找一个力提气大一点的做队长。

一听他这话,光头来劲了,这里连他也就三个*轻一点的,颜春才来一个礼拜,根本**竞争的资格。再说就颜春身子骨,能跟自己是一个层面的吗?他确信自己是有本钱的,还自己会几手拳脚。而另一个也就是刘明,跟自己也就大几岁,也就晚班的有一个小伙子,但那能就是一二百五,说妻这保安队长非自己莫属了。

**跟对班周民也是四十五不到,但人家都开口说了,要一个队长管着两个班长向自己汇报工作,也就避免了自己去人事查资料的状况。

“我事先申明一点,我选这队长是不拘一格的,只要有能力就可以当队长,不管你做了几*,或者是今天来的,都可以参于到队长的一职中来。”说到这儿看了看颜春却是一无所谓的样子。

“当然,你们要是懂武术或者退伍军人,那也是可以优先考虑的,当然我要的是有能力的人,要是**那个能力就别惦记这个职位。因为我们有时候遇到的不法份子不是一个,而是两三个或者是一伙,那就危险大了。我劝你们不要存有侥幸的心里。这导致的结果就是害人害已,要正确认识一下自己的能力。”

方玉珍这话一说,光头哑巴了。他说的懂武术也就是跟着电视上学防狼招数学了几下子,唬弄一下老唐老余几个还差不多,真要是用方玉珍的话说,自己是在用生命开玩笑,那些不法份子可不会跟你一个思维。要是操起一些什么家伙,那自己准倒霉。

方玉珍眼睛看了一下四面,倒是看到在保安室的门口有一块大石头,最少有三百公斤重。对站着的人来说;“你们谁有力气把这石头移走吗?这块石头最少有两百斤的,”方玉珍尽量少说些:“这是第一步,要是做为一个队长,一点力气也**,那要队长有什么用。“

听了她的话,光头站了出来:“我试试,先说好,要是如果我移动了,那这个队长就是我的。”

“你别那么有自信,说不定你还真就不行。”方玉珍顺便说了一句。

光头走到石头面前,试着用手动了一下,却是丝这毫不动,有些不好意思的自嘲了一句;“这石头可能不止两百斤。”

说完这话,光头沉腰挫马,双手操着大石头的一个位置,使劲用力,自已试着叫了一声,也就见把脸都憋红了,那石头就是生了根似的,半点也不能动。这样僵持了一会,倒是**开口说:“动不了就算了,*一这么硬来,把自己给闪到了,那得不偿失。都这么久了,你有多大的力气,大家心里都有数呢?”

这无疑是直接给了光头一个巴掌,要知道光头可是刚才唯一开口说了话。

“我不是动不了,好歹还是动了一下。现在就看有**人能把他也动一下。”光头以为自己这力气,现在却是觉得自己这队长的职位到手了三四成。说话也是间对**也有诋毁的意思。

**为人要地道一些:“就你这样的也要去做队长,你不想想自己是什么成份吗?”

**这话直接说到光尜的痛处,要知道光头就是冲这事来的,平日里俩人也**少抬杠。

“现在说这话有点为时过早,现在经理在这里,要是有人如我这样的,我也是心甘情愿的归人管,你就担心我混得好了。”光头的嘴一向都很损,不给人留面子。

这话呛的**不好说什么,他把经理给抬了出来,**一开口,也就是不给经理面子。**不会这么笨。

(未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