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律师事务所

麻豆传媒律师事务所 云深收起手机,说道:“你当初交给我一万八千块,这段时间做了几次短线投资,收获还不错。连本带利共计三万块,明细我晚点交给你。剩下的七万块,算我借给你。等你将来有钱记得还给我。”

谢未真张大嘴巴,小心翼翼地问道:“你,为什么对我这么好?”

云深笑了笑,说道:“谢未真,你现在已经走投无路。如果我不帮你,你有没有想过,你会落到什么下场?”

谢未真抹了一把脸,苦笑道:“已经成了阴沟里的一堆烂肉。”

云深点头,“你说的没错。不管我承不承认,其实我早就将你当成了朋友。我没办法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朋友变成阴沟里的一堆烂肉。

所以在我能力范围之内,我会尽可能帮你。多的帮不了,让你稍微活得体面一点还是能做到。七万块钱不多,应该能帮你撑一段时间。

到了狂蓝大陆后,需要花钱的地方千万不要吝啬。舍得舍得,有舍才有得。好好保重,多年后我希望还能见到你。”

谢未真重重点头,“谢谢!我,我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。”

云深说道:“现在,你顾好你自己就行了。”

谢未真望着云深,目光中有感激,有深情,还有担心。

“张家那边,你千万不要和他们发生冲突,太危险。”

云深说道:“你放心,我不会和张家发生冲突。张家,我留给你,等着你回来亲自报仇。”

纯白小优清新动人

谢未真嗯了一声,掷地有声地说道:“张家是我的仇人,报仇也该由我。云深,我会一直记得你,永远记得你。希望你不要忘记我。”

云深笑了起来,“我肯定不会忘记你。别忘了,你还欠着我的钱。”

谢未真也跟着笑了起来,笑得如释重负。

笑过之后,谢未真从口袋里拿出房屋产权证,交给云深。

云深疑惑地看着谢未真。

谢未真说道:“这是我家老房子的产权证,我现在交给你,请你替我保管。要是你觉着不合适,就当做那七万块钱的抵押品。等我将来有钱还你,你再把房本还给我不迟。要是有空的话,麻烦你帮我将房子租出去。租金就当做借钱的利息,全都给你。”

云深看着谢未真的房本,哭笑不得。这两父子还真是一脉相承。

谢冠让她保管产权书还有转让合同,如今谢未真又让她保管房本,难道她上上辈子欠了这两父子?

云深想要拒绝,可是看着谢未真可怜兮兮的模样,云深心想,算了,房本正好和谢冠交给她的产权书放在一起。等若干年后,谢未真平安回来,届时她一起交还给对方。

云深收下房本,对谢未真说道:“房本我替你保管,房子我也会替你租出去。我借给你的钱就按银行利息算,租金扣掉利息后,剩下的全是你的。那些钱我会继续拿去投资,保证不亏你的本金,还有钱赚。”

谢未真说道:“那些租金,要怎么安排你拿主意,我没意见。”

该说的都已经说完,谢未真知道,两个人分别的时间就快到了。

谢未真眼中是满满的不舍,就这么离开,难道不觉着遗憾吗?或许这是他和云深最后一次见面,什么都不留下,真的很不甘心。

他突然鼓足勇气,对云深说道:“云深,我喜欢你。以后也会一直喜欢你。”

云深表情平静无波,谢未真突然表白,没有在云深的心中泛起丝毫波澜。

云深说道:“以后你会遇到命中注定的那个人,到那时候,你就会知道现在的喜欢,仅仅只是喜欢而已。”

谢未真拼命摇头,“不会有那个人。真有那个人,也只能是你。”

云深笑了笑,她没有和谢未真争辩。她说道:“谢未真,谢谢你的喜欢,我很荣幸。好好工作,好好生活,一定要平安回来。”

谢未真心情低落,云深果然拒绝了他。如此含蓄的拒绝,他却依旧觉着难受甚至难堪。感觉头都抬不起来。

可是想到云深对他的帮助和鼓励,想到云深对他的救命之恩,他没办法扭头就走。真要那样做,和忘恩负义的王八蛋又有什么区别。

再说,他本不该在这个时候表白,他给不了云深任何承诺,甚至连未来都没有。云深没有翻脸已经算是给足他面子。

谢未真低着头,心生悔意,“对不起,刚才的话全都忘了吧。”

云深挑眉,说道:“好啊!我已经不记得你刚才说过什么。”

谢未真瞧着云深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,忍不住笑出了声。

云深问他,“心情好点了吗?”

谢未真说道:“你不用在意我的感受,是我脑子不清楚,才会乱说话。云深,谢谢你,说多少谢谢都不足以表达我的感激之情。我,该走了。你能不能送送我。”

云深点头,“好,我送你出门。”

谢未真站起来,他走在云深后面。他想多看看云深,尽管只是一个背影,他也觉着很满足。

云深领着谢未真出了东楼,车子已经准备好了,司机正在候命。

云深回头,看着谢未真,想了想,才说道:“保重!安全第一。一定要平安回来。”

“我会的。”

谢未真深吸一口气,纵然再不舍,也到了分别的时刻。该说点什么吗?或许这样静静的看着也很好,这也是一份美好的回忆。

谢未真专注的看着云深,他将云深的模样深深的刻在脑海中。

汽车已经发动,谢未真没有理由继续逗留下去。他转身,上车,关上车门。车子启动,速度越来越快。云深还站在原地,离他越来越远。

他看到云深拿起了手机,正在通话。汽车出了大门,终于,云深消失在他的视线中。

云深挂了电话,急匆匆来到主楼见秦潜。

一见面,云深就问道:“你刚才在电话里说谢冠死了,这是真的?”

秦潜示意云深坐下来,然后才说道:“我刚接到报告,谢冠在看守所内和人斗殴,突发心肌梗塞,已经于半个小时前确认死亡。”

谢冠这个老祸害终于死了,死了活该。只是为什么又是心肌梗塞!云深呵呵两声。这年头,死个人,花样都不带翻新的。

云深问道:“已经确认了吗?谢冠死于心肌梗塞,有没有人为因素?”

秦潜态度严肃地说道:“就算有人为因素,这也是青山警方的职责。地方警察如何办案,我不会干涉。

另外,伏击谢未真的那些人,已经全部击毙。初步调查,那些人都是佣兵,拿钱办事。因为人已经被击毙,线索中断,所以我已经撤回所有人员,不再追查此事。

如果你想继续追查下去,恕我不能帮忙。”

云深点头,“我都明白。你来石城,是为了调查走私案和器官买卖案。过多干涉地方警察办案,就算是秦少,也容易招惹一身腥。既然谢冠已经死了,谢未真也将离开汉州,那这件事情到此为止。总之,这一次多亏秦少帮忙,谢谢!”

云深真挚道谢。

秦潜盯着云深,说道:“早就知道你是个知情知趣的人,果然没错。换做别的人,极大的可能会要求我继续追查谢未真被伏击,还有谢冠死亡这两件事,甚至想要趁机将张家连根拔起。

而你,却干脆利落的表明事情到此为止,不再追究。像你这个年纪,做事如此果断,提得起也放得下,极为少见。”

云深一坦然地说道:“张家是谢未真的仇人,不是我的仇人。我不会追着张家不放。秦少这次帮了我大忙,我真的很感谢。”

秦潜一本正经地说道:“现在我对你收购三川制药又多一点信心。”

云深挑眉,“难道之前秦少对我一直没信心?”

秦潜说道:“你有多少实力,我不清楚。单看你的年龄和背景,想要收购三川制药,不容易。但是现在,我决定忽略你的年龄和背景。我相信你已经想出了办法克服自身弱点,而且很快你就会开始搞事,紧接着你就会对三川制药发起收购。当然,你肯定不会亲自出面。我想你已经挑选好了自己的代理人。”

云深心惊,微微垂眸,不让秦潜看到自己眼中的震惊。

秦潜说的丝毫不差,她的确准备搞事,代理人也找到了,很快就会提起收购。

云深心头呵呵一笑,好个秦潜,目光如此犀利,仿佛能够看透人心。

云深抬起头,坦然面对秦潜,“谢谢秦少这么关心我的事情。秦少放心,等我成功收购三川制药那天,我会亲自给秦少打电话报喜。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感谢tamyatam,玲儿与志送出的钻石和花花。

元宝接到编辑大大通知,本月16号上架。

别的不多说了,上架后,万更走起。

爱你们!

Categories: 未分类

Tag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