芒果视频免费

  芒果视频免费 自柳明月怀孕之后,竹园便成了侯府里最热闹的地方,柳征夫妇也特意来看过几次女儿,带了好些个补品过来。

   连柳淑妃也自宫里送了好些东西出来,可想而知,柳明月作为柳氏一族的掌上明珠,是多么的受重视。

   自然而然的,有人便顺理成章的出现在了侯府。

   竹园撄。

   上官爱这几日已经没有大碍了,上官远峰似乎给单岚下了什么命令,以至于慕容冲每次来都会碰上软钉子。上官爱无奈,只好叫他暂且不要过来了,反正要忙的事情还有很多。

   “我见你这几日都在看这本书。”柳明月坐香妃榻上,绣着一方红色的肚兜。

   上官爱坐在一旁闲暇的捧着书,闻言点了点头:“嗯,今年秋猎皇上定在九月初九了。”

   “那不就没几日了。”柳明月抬眸看她,“今年似乎是三年一次的南山军演,你这是要带兵打仗去了?”调笑一般偿。

   上官爱含笑摇了摇手里那本《兵法布阵》:“嫂嫂见过一个连马都不会骑的将领领兵么。”

   “你这小蹄子,我说不过你。”柳明月摇了摇头,看着手里才绣了一角的肚兜,有些无奈,“我这针线真是不行,我都怀疑等我孩儿出生了,能不能穿上。”

   “莲心的绣功好,嫂嫂如果不嫌弃就叫莲心帮忙吧。”上官爱回首看了一眼莲心,对方浅浅一笑:“是,小姐。”

   上官爱见莲心走过去,两人认真的讨论起了那块肚兜到底要怎么绣,抿唇一笑,正要低头看书,便看见慕容霄含笑走来进来,微微一愣。

   如花似玉的姑娘

   “三哥?”柳明月也是一怔,“你怎么来了。”

   “你怀孕这样的喜事,母妃叫我来探望探望。”慕容霄说着含笑看向一旁的上官爱,“郡主可大好了?”

   上官爱已然挂上了浅浅的微笑:“已经不碍事了,多谢王爷关心。”她知道,一旦慕容玉出手,他一定就会想到一切都是她做的。

   但是,那又如何呢,他已然不能把她怎么样了。

   慕容霄点了点头,叫雷长把带来的东西放好,柳明月赶紧叫人上茶,把手里的东西搁在了一旁:“说起来三哥好久都没有来府上走动了。”

   “前些日子一直在忙,如今五弟全权主理北漠赈灾的事情,皇上很是满意,倒叫我清闲了。”慕容霄说着,不经意的看了上官爱一眼。

   女子微微垂眸,嘴角的笑意浅浅:“这件事五殿下要忙到年底呢,希望能一切顺利。”

   “有郡主这样的支持,五弟怎么能不顺利呢。”

   柳明月见他们你来我往的,尴尬的扯了扯唇角:“三哥,你究竟是来看我的,还是来看小爱的。”

   慕容霄回眸看她,浅浅一笑:“自然是来看你的。”话音刚落,便见上官爱缓缓起身。

   “嫂嫂,我先回去了,明日再来看你。”说着便把书递给莲心,朝慕容霄点了点头,转身出去了。

   慕容霄看着她离开的背影,听见柳明月轻声道:“三哥,你还是放不下么?”

   男子回首看她,浅浅一笑,没有回答。

   花园里,夏日繁茂还没有退去,池塘里甚至还有几朵盛开的荷花。

   “小姐,是五小姐。”莲心小声道。

   上官爱一抬眸便看见了一袭粉衣了款款而来的上官琪。

   “五小姐一定是听说庆王殿下来了。”

   上官爱抿唇一笑:“琪儿。”

   “三姐姐。”上官琪如今长开了,嫣然一笑的模样已然有当年倾国倾城之姿了。

   “听说你这些天都在照顾母亲,她老人家身体好些了么。”笑意愈发的温柔。

   上官琪一对儿小酒窝甚是迷人:“多谢三姐关心,母亲好多了,如今三姐也大好了,有空就去看看母亲吧。”

   “那是自然的。”

   “对了,三姐姐是从大嫂那里过来的么。”

   “嗯,庆王殿下也在,妹妹现在去说不定个还能说会儿话。”上官爱说着抬手拢了拢耳畔的碎发,“我先回去了。”

   “三姐慢走。”上官琪说着便快步往竹园去了。

   上官爱站在原地,秋风乍起,吹乱了她的青丝。

   “小姐?”

   “叫上阿璃,陪我去一趟金织纺,我们去给大嫂选一块好看的肚兜。”上官爱说着便往大门走去。

   已经九月了,时间过的还真是快。

   金织纺。

   上官爱的轿子落在门口,店里的人看见她出来,连忙迎了上去:“郡主。”

   “你们老板呢。”

   “老板在后院绣花呢,小的引您进去。”

   上官爱点点头,对阿璃说:“你在外面等我。”

   “是。”

   金织纺的后院,上官爱穿过茂盛的藤架,一眼便看见一袭红衣的舒玉倾坐在廊下绣着一幅巨大的月色素缎。而他的身旁一袭黑色锦缎的慕容冲正垂着眸子看书。

   秋日金色的阳光照在他们身上,宛如一幅画。

   “你们还真是惬意呢。”女子含笑走来,裙裾缓缓的扫过地上的落叶。

   慕容冲抬眸看她,笑道:“你怎么来了。”

   “嫂嫂这两日为了一件肚兜头疼,所以我来瞧瞧这里有没有好的。”上官爱说着站在舒玉倾的绣架前,“会不会大材小用了。”

   “怎么会。”舒玉倾说话间将指间的绣针插在素缎上,起身进屋。

   上官爱一眼便瞧见了针旁边那多盛开的莲花,微微侧眸:“你的?”

   慕容冲点点头,起身走来,指间拂过那朵荷花:“美么。”

   “自然是美。”上官爱看着他略微出神的眸子,心中微微一动,“什么时候带我去见见她吧。”

   慕容冲闻言,略显惊讶的看她。

   “你阿姐。”

   男子闻言轻轻地拉住她的手:“明日吧,我带你去燕府转转。”

   “燕府。”

   “那里有阿姐最喜欢的荷花,也有阿姐的灵位。”慕容冲握着她的手心微微一紧,“阿姐看见你,一定会很开心的。”

   上官爱浅浅一笑,看见舒玉青拿了好些花样出来,笑道:“怎么,你都不介意如今他说去燕府就跟回自己家似的呢。”

   慕容冲闻言,瞪了他一眼。

   上官爱接过那些花样,浅浅一笑:“那里有他最珍贵的回忆,只要主人家不介意,我有什么好介意的呢。”

   慕容冲闻言,垂眸看她,若有所思。

   上官爱看着那些花儿:“这张不错,就这张吧。”说着便抽出来递给舒玉倾,“几天?”

   “那孩子不是还有好几个月才出生么,着急什么。”

   上官爱将手里剩余的也递给他:“我怕你忙不过来而已。白天金织纺,晚上秦楼,你要是累垮了,冲儿该心疼了。”说着含笑看了一眼慕容冲。

   对方白了舒玉倾一眼:“他哪天要是趴下了,我还能省不少银子呢。”

   “哎呀,真是没良心啊,人家这么多年任劳任怨的,你就这样对我。”舒玉倾一副很委屈的样子。

   上官爱无奈一笑,忽然说道:“对了,还有一件事,不知道舒公子能不能帮忙。”

   “什么?”回眸看她,又复笑颜如花。

   “我想要找金茶花。”

   “什么东西。”慕容冲不明所以的看着她。

   女子浅浅一笑:“舒公子知道么,茶族皇后。”

   红衣男子看着她,一双妖冶的眸子含着深邃的笑意:“你居然连这个都知道。”

   “此花极为稀有,至今没有人能种出,只有野生。”上官爱抬手拢了拢耳畔的碎发,“我已经找了许久,还是没能发现踪迹,原本已经放弃了。”

   “那现在呢?”慕容冲看着她,不知道她又要做什么。

   “我查到珝州靠近夜先的地界曾经有发现过这种花的记录,或许你家舒管家能帮我这个忙。”说着含笑看着舒玉倾。

   “他?”慕容冲微微挑眉,轻蔑的看着舒玉倾,“他除了绣花用银子,还能做什么。”

   “冲儿,金织纺随意端出来的茶都是珝州特产的,我是该说财可通神,还是说舒公子深不可测呢。”

   闻言,慕容冲和舒玉倾相视一眼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   “这花儿我找了许久,只要舒公子能在冬月之前找到,便是帮我大忙了。”上官爱说着浅浅一笑,“届时,价格好说。”

   “银子就不用了。”舒玉倾恢复了妖冶的笑容,“郡主答应帮我试衣服就好。”

   闻言,慕容冲眸子一沉,白了舒玉倾一眼:“这花儿又是要送给太后的?”

   “嗯。”上官爱微微垂着眸子,抿唇一笑,那笑容里却有一丝落寞,“我送了她那么多的花儿,这才是她最想要的。”却是一辈子都未能看见的。

   不知为何,秋风卷起了一丝愁思,三人静静的站在如画的院落里,各有所思。

   次日,夜幕刚刚降临,上官爱的轿子就落在了燕府的门口。

   “听说你要来,我还以为是凝霜哄我的。”燕允珏站在门口,含笑看她,“看来身体是好了。”

   “嗯。”女子一袭月青色石榴长裙,抬眸看着金灿灿的匾额。说实话,两辈子加起来,这都是她第一次来这里。

   “雁王殿下已经到了,我带你进去。”燕允珏说着便转身要走,听见身后的人忽然喊了一声:“二哥。”

   男子微微一愣,回头看她:“怎么了?”

   “燕凝芷还好么……我听说……”她在去凉州的路上自尽了。

   燕允珏看着她,无奈一笑:“不能再见玉,对她来说生不如死吧。但那是她自己选择的,与人无尤。只是……凝霜一直忧心她。”

   上官爱看着他,伸手握住了他的手臂,轻声道:“抱歉,让你伤心了。”

   她不是一个心软的人,但是那一日他背着晨光跪在自己面前,求自己原谅他的妹妹。那一刻她就深切的知道,这个男人的肩上能背负起整个家族,他的心里能住进所有亲人。

   那一刻,燕允珏身上的温暖,让她觉得,自己太过冰冷了。

   燕允珏垂眸看她,不知所想。

   月色下,慕容玉一袭锦袍站在不远处,清冷的目光流转着不明的情绪,良久还是含笑走来:“我是来晚了么。”

   ---题外话---丁丁:冬月,即农历十一月。

  ------------

Categories: 未分类

Tags: